FASHION

時尚未來 : Digital Fashion

In the future, your clothe will be made out of ”Pixels” , rather than “Textile”!

” Digital Fashion 數碼時裝” 的快速興起?!

近日,NFT這個隨處可見的詞,已深植我們腦中。而 Digital Fashion 可以說是其中一環,它是數字技術與高級時裝的結合,透過「3D虛擬技術」來呈現服裝,在疫情催化下正蓬勃發展。

正當你懷疑,到底誰會花費在一件摸不著穿不到的衣服? The Fabricant 早以9500美金在區塊鏈售出第一件digital coutour dress “Iridescence”!

Johanna Jaskowska – pre digital couture
 JULIEN BOUDET

說到這,就不得不介紹這間來自荷蘭的時裝公司“The Fabricant”,成立於2018年,為全球首間 digital fashion house,Speak your truth and find advocates for your cause “, “Don’t swim against the tide, create your own tide”,這兩句是團隊創立初期的中心思想,成為「Pragmatic radical dreamer (務實且激進的夢想家)」,將從來沒有人做過的領域、還只存在腦中的想像付諸實行。“Wasting nothing but data and exploiting nothing but imagination,在實現與享受新潮流的同時,Digital Fashion所帶來的零浪費無污染,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大優點,恰巧平反了時尚產業對環境破壞的污名,與藍色星球共存。

他們的目標不只是改革現有的時裝,而是創造屬於自己的潮流、帶領人類時尚史邁向下一創新的篇章,官網首頁上方大大寫著 “ALWAYS DIGITAL, NEVER PHYSICAL”他們以數字為資源,出售想像力。

Welcome to the “RenaiXance“, folks. 


The Fabricant 改變了我們對時裝固有的玩法,在每件作品保持信念,去除了創作者作品與觀者之間的藩籬,他們不把消費者看作被動的角色,而是期待達到互動的、雙向的靈感啟發。

“Within the digital world, we can go completely crazy. We can wear a dress made of water or have lights everywhere and change your textile according to your mood,”


Amber Slooten, the co-founder of The Fabricant¹⁸.

打破穿戴限制

虛擬時裝如此富有潛力的原因,除了帶領時裝品牌進入另一篇章、絲毫不耗材達到一種永續之外,更是他的設計、產出更快也不會受到任何物理或重力上的限制,在未來世界中不需考慮實不實穿。但透過計算有效率的產出,並不代表同一件服裝,就會大量生產給多位消費者,為了打造獨特性,每一件服裝以加密技術確保穿戴者擁有的是獨一無二。

在官網中發布的最新文章中,提到元宇宙Metaverse , ” Who will we be when we can be anything?”

未來時裝界的領航?

創立至今,不斷思考下一步,在時裝界如此超前的他們曾和多個國際大品牌合作推出多個虛擬作品,包括 Tommy Hilfiger, Puma, Buffalo London, Adidas x Karlie Kloss

Digital models

Digital ’supermodel’ Shudu and digital ’influencer’Koffi, both the creations of visual artist Cameron-James Wilson

除了服裝可以虛擬化,模特兒當然也可以!結合CGI技術設計的 Shudu Gram, Lil Miquela 甚至他們的朋友們,雖然有部分引起一些爭議,但不可否認的,在Intagram中擁有百萬粉絲的她們,正成為新一代 Fashion icon !! 不只是出席各類時尚活動,也分享他們的生活點滴,對時事的觀點,真實性讓許多網友幾乎困惑!

科技產業發達的台灣也不遑多讓, Emma 不久前由台灣原創的虛擬時尚模特也開始活躍,接下的第一份工作是和Maserati合作拍攝,是台灣時尚界可期待的一顆星!

未來高端競爭媒介

前面提到的 The Fabricant 新型時尚公司,及其他相繼成立的虛擬時裝品牌如 Auroboros等,這些或許還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稱,但世界首屈一指的百年品牌GUCCI也將今年四月推出的《Gucci Aria》時裝系列加以改造成4分鐘的NFT作品,並以25000美元成交,這樣一個領先的舉動,早已在時裝界掀起一股新潮流,各大品牌紛紛投入。

虛擬時裝品牌”Auroboros”

是投資或是噱頭?

與真實服裝相比下,虛擬時裝少了那麼一點溫度、元宇宙 Metaverse 雖頂著討論熱度,卻還不夠普及,大多屬的我們儘管心中躍躍欲試仍抱持著觀望的態度,像是期待著什麼發生,一些實質的成績像是試用品那樣。但反過來思考,無論是元宇宙 Metaverse 或是 Digital Fashion,不正是因為他們的新誕生而給了所有人一個新空間新資源重新分配的機會嗎?如同 The Fabricant 的成立初衷,「不去改革現有,而是創造潮流」,這樣的精神同樣能夠放在我們身上,不去擔憂想像中的困難及陌生,放手一博得到一場冒險,超越你思想外的事物也許會接踵而來。

Digital Fashion 虛擬時裝有著眾多優點附加,如能達到對環境的保護,生產時不消耗資源、製造後也不產出垃圾,又不需清洗、絲毫不佔空間,而科技也足以讓它穿戴起來相當逼真,任何你喜歡的衣服就像量身定制,也沒有尺寸、等待製作時間的問題,於時尚產業中是一震撼彈!許多專家正致力推廣並期望突破那層人與衣物情感上的限制,提供獨特極致的穿戴體驗,為了讓消費者打開心中疑問後更願意投注。Digital Fashion的普及,也許就差臨門一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