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ING

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如何詮釋Lady Dior?看看Dior Lady Art #6 限量藝術包款!

同時作為英國皇室和時尚icon的黛安娜王妃,深深喜愛的Lady Dior在九零年代掀起一股熱潮,至今在時尚圈內不可動搖。這款被Princess Diana一手拎進時尚史的包包,已經成為品牌經典款,而邁入第六年的藝術創作計畫Dior Lady Art對它的詮釋,也使這個傳奇包包繼續獲得新生命。

提到DIOR,怎麼能不想到傳奇象徵Lady Dior呢?建築感的包身結構、細膩的騰格紋線條,連時尚icon黛安娜王妃都愛不釋手,皇室出席活動時的各種搭配和高曝光度,讓這款包包走進了品牌的經典。

連續第六年推出的Dior Lady Art藝術創作計畫,則結合了傳統和創意,將這個傳奇包款化作為各個獨一無二的藝術作品。從杜拜到上海、東京到都柏林,來自世界各地的12位知名藝術家重新詮釋Lady Dior,展現新的風貌。這些藝術家們以精湛的工藝打造每個細節,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獨特的個人風格,透過Lady Dior和世界各地的文化架起一座橋樑,一起來認識一下吧!

中東藝術家 Manal Aldowayan

手法大膽而執著的 Manal Aldowayan, 藉由她的作品中對女性形象、社會不公和集體記憶提出質疑。這位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將 Lady Dior 包款視為合作和表達的空間,點出沙烏地阿拉伯年輕人,對於他們在社會變革中扮演的角色提出疑問,並探索如何身處於傳統和現代之間。

美國藝術家 Gisela Colon

生命原力、宇宙能量和星系是 Gisela Colón 特別著迷的主題,她曾發展出一套混合幾何、有機形體的特殊語言呢!2021年,在埃及吉薩金字塔區域舉辦的國際展覽「Forever is Now」中,Gisela Colón 與 Dior 再次合作。她為了這場展覽設計了一款包包,向埃及的璀璨和豐富的文化遺產致敬——每個細節都講述著埃及引人入勝的故事和文化遺產當中的吉光片羽。

此包款為金色,呼應皇家石棺,並在中心位置以「荷魯斯之眼」裝飾:這是古埃及最重要的守護象徵。標誌以石榴石為裝飾,周圍環繞半寶石,讓人聯想到圖坦卡門面具上的寶石,以及埃及皇后們的珠寶。提把靈感則來自古代項鍊,內裡壓印象形文字。配飾是蛇形,代表主權和變革力量。

比利時藝術家 Johan Creten

「我想設計既能配戴,又能隨意變形的雕塑品。」這是 Johan Creten 重新詮釋 Lady Dior 包款的理念。
這名比利時雕塑家為陶瓷藝術注入新生命,為寓言雕塑增添一層神秘色彩。他打造了名為「LOVE GAMES」的包包,象徵更具包容尊重的世界。包款表層由柔軟的麂皮製成,富含紋理,搭配沙石和樹脂的點綴,讓人聯想起俯瞰大地的景致。Creten一直將「蜜蜂」視為高貴昆蟲並且融入設計:由金色蜂羅列織成的籐格紋圖案,凸顯了包身內裏地圖的華麗紋飾。這個可拆卸的蜜蜂籐格紋裝飾能運用在 Lady Dior 包包上,也能變身成為精美胸飾呢!另一款皇家藍手袋鑲有異材質刺繡,充分展現高貴氣質。

愛爾蘭藝術家 Genieve Figgis

Genieve Figgis 的風格集合了沉淪頹廢、黑色幽默和浮誇的喜劇色彩,作品看似平凡卻帶有不安的深度,創作出一種變調的 18 世紀美學。她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比利時象徵主義畫家 Ensor 以及洛可可畫家 Boucher 和 Fragonard,而工作室位於愛爾蘭首都以南的威克洛郡,是個人煙罕至的地方。Figgis 將自己的藝術世界投注於 Lady Dior 的設計上,製作出三款以環保為題的設計,使用的都是純素葡萄皮革,象徵人類與動物的和平共存。

第一款上頭點綴著一隻老虎,象徵著虎虎生風的生命力。第二款手袋上的貓咪設計,以珍珠刺繡呈現抽象圖案。最後一款手袋上描繪著動人場景,畫面充滿來自過去的動物和角色,但解體的形象給人不安的詭譎感,彷彿一場謎樣卻和諧的嘉年華。在時光凝滯的場景中,虛假的天真景象,是一場對生存、生命和自然關係等課題的深刻思辯。

南韓藝術家 Gigisue

魅力十足的南韓藝術家 Gigisue 是全球藝術界的閃耀新星。她的作品觸及自己與父親的關係,反思父權體制,並藉由創作來處理自己的情感衝突,讓作品同時成為和解與療癒的管道。她獨一無二的裝置藝術融合繪畫、素描及影片等素材,時常以自身或政治為題。

她為 Lady Dior 設計的包款像一幅刺繡畫,浮雕花朵繽紛燦爛,鑲嵌的水晶反映著豐富的色彩。這款花束般的包包兼具朝氣蓬勃與晦暗的一面,在欣喜雀躍之時也惶惶不安。包款呈現她的創作風格:象徵幸福回憶時,也凸顯現實與理想的落差,呈現出現代風貌的動感。

法國藝術家 Antonin Hako

Antonin Hako是遊走於繪畫、雕塑和表演等等不同領域的跨界藝術家,創作內容是豐富的經驗和故事,超越生活與工作的界線。因此,他的作品經常散發一股強勁而直覺、爆發力十足的生命力。Hako的創作理念是在抽象的美學中挖掘真理,並活在當下。他向來在作品中追尋永恆的動態,特色是抽象的形式及亮麗的色彩,舉凡畫布、旗幟、熱氣球到「凍結的布簾」,每件作品都充滿能量。

在尋求普世藝術的過程中,Hako反思及質疑渾沌俗世生活的徒然。他為Dior 操刀的包款名為「Bag In Flight」。包包採用精緻的波浪抓皺,透明的外型由透明樹脂構成,給人飄飄然的感受。看似脆弱的外表,卻與如琉璃般堅硬的樹脂形成強烈對比;清晰具體的線條轉化為優雅空靈的弧線。這款 Lady Dior 如夢似幻,其詩意幻想蘊藏無限可能。

中國藝術家 張洹

潛修佛法的張洹,常利用藝術探討生死循環、身心連結以及記憶等主題。他對材質運用相當具敏感度,利用水、血、冰和灰等材料做出驚世駭俗的演出,挑戰自己身心的極限。這次和 Dior的合作,他將自己創作宇宙投射在四件獨特的作品中,觀看時彷彿賦予了他們生命一般。

德國藝術家 Leonhard Hurzlmeier

獲獎無數的 Leonhard 全球知名,作品分為兩個風格:「快影像」—表面所見,和「慢影像」—由觀者詮釋。他的作品以色彩鮮明著稱,運用各種形狀、曲線來呈現多元的女性魅力,當中也帶有一絲嘲弄。他的肖像畫發人省思、模糊曖昧:時而充滿情慾色彩,時而批判,但總不乏幽默,捕捉了這世代對身分認同與性別之間的爭議。

Leonhard 將 Lady Dior 帶領到遊戲和謎團的邊境。他重塑圖形線條,用一張女性的臉作為裝飾,而大腦則在手袋內,是種饒富趣味的新設計。延續對比式的二元理念,他的第二個版本主題是雨中的雲轉化成閃耀的太陽。第三個設計中他以亮片繡成美人魚,消失在作品的正面和背面之間,化為引人入勝的奧德賽,成為一首自由奔放的詩。

日本藝術家 井田幸昌

井田幸昌在雕塑家父親的工作室長大,培養出得天獨厚的創造力。他以豐厚的繪塗和素材效果,創作出震懾人心的作品。他融合具象寫實與抽象美學,以「一期一會」的日本精神珍惜當下。有感於時光的流逝,井田幸昌經常反思生命存在的幽微,吟味邂逅的美好。這次合作中,他採用厚塗法詮釋 Lady Dior 手袋,在畫布上疊加礦物顏料。浪漫不羈的筆觸和繽紛顏料,完美呈現揮毫的律動,就像他的作品般扣人心弦。

日本藝術家 大庭大介

大庭大介經常運用立體投影般的視覺風格,作品幻眩、攝人心神。他的畫布具有特殊紋理,能依據光線和觀看者所在的位置,不停地變換出絢麗色彩。他將自己的作品視為一場感官體驗,觀看畫作時的觀點不會是持續性的感受,周遭環境的元素會引領感受的變化與昇華。這次與 Lady Dior 的合作,結合日本豐富的文化底蘊和 Dior 經典工藝,交織出一場關於回憶、自然及創新的藝術饗宴。

其中,第一款包包靈感取自他的作品《M》,以刻滿溝紋的圓盤來描繪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刻紋中可見陀螺高速旋轉留下的軌跡和濺灑痕跡,讓人聯想點點星空、流星和蜿蜒的藤蔓。附在包上的電子螢幕吊飾可以變換出多款圖案,也為這款經典手袋開創出嶄新的互動方式。

至於另外兩款設計,則是以光譜為靈感,並勾勒出大海和起伏的波浪。第二款由壓紋皮革製成,展現豐富的顏色運用手法及筆觸。第三款則由絢麗的彩線和玻璃珠編織而成,呼應高級訂製服的精湛工藝。兩款提袋附有橢圓水晶球吊飾,裡頭是一艘航行的 DIOR 船隻,致敬迪奧先生的家鄉——諾曼第海岸的風光。

中國藝術家 李松松

李松松的畫作主題常常圍繞著近代和現代中國史,反思歷史與紀念物變化的客觀性。他的作品取材公眾事件的影像,運用不同的色調和紋理,呈現局部的特寫畫面,象徵對同一主題可以有的不同觀點。這項創作理念也在這次的聯名創作上發揮地淋漓盡致。繼2008年的合作之後,這次李松松與品牌再續前緣,重塑 Lady Dior 線條,將其畫作《劍法(三)》以別出心裁的色彩拼貼和材質,巧妙轉移至三款不同尺寸的提包上。這些包袋是各自獨立的作品,卻也能互相搭配,拼湊出整體的畫作,猶如一幅氣勢磅礡、精彩萬分的三聯畫。

美國藝術家 Lina Iris Viktor

英籍賴比瑞亞裔的 Lina Iris Viktor 是一位概念藝術家、畫家和表演藝術家,曾在紐約就學,目前遊走於倫敦、義大利和紐約各地。她融合多元技法,交織古今當代藝術,導入繪畫、雕塑、表演和攝影。Viktor善用金工,以 24K 金和深黑畫布強調「光的層次感」,深入探究黑色和金色的象徵意涵,以及在政治社會學和哲學層次的意義。

此次與 Dior 的合作,靈感啟發自她知名作品《Constellations(星座)》,Lady Dior 的星夜景緻中,使用了許多細緻的金工元素點綴。古老的象形圖騰喚醒我們對世界文化的好奇,不論在非洲、埃及、澳洲、拉美各地,對宗教和祖先敬拜都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包款分別以黑、藍、綠等顏色打造,創造出獨特的視覺神話,致敬無價且需要竭盡保存的文化遺產。

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藝術的目的並不是要展現外在的樣貌,而是在透露人的內在價值。」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透過他們的雙眼,重新詮釋了Lady Dior,在經典中帶入新的觀點和價值。在視覺上的驚艷和讚嘆之餘,每一樣作品背後的故事和內涵也非常值得我們深究呢。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