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SPECIAL

重返每個人心中19世紀「鍍金年代Gilded Glamour」的繁華時尚、耐人尋味的幕後故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

睽違已久的時尚奧斯卡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今年以美國輝煌的「鍍金年代Gilded Glamour」為主題,延續去年「In America: A Lexicon of Fashion(在美國:時尚的詞彙)」美國時尚的第二部曲,由這個主題展現受19世紀末的工業革命影響下演化出的高調奢華,而今年紅毯上依然璀璨奢華且不負眾望,先由布蕾克萊芙莉(Blake Lively)和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擔任主席攜手揭開星光熠熠的華麗序幕,有別以往,這次的MET Gala紅毯上乘載的不僅僅是一套套美艷華服,而是重返每個人心中19世紀「鍍金年代」的繁華時尚、耐人尋味的幕後故事。

Blake Lively/ 映照紐約建築藝術

Blake Lively以一襲Atelier Versace高級訂製禮服亮相紅毯,禮服含蓋了多樣刺繡細節,包含水晶、金屬皮革、和三色銅箔 duchesse布料,於腰際繫上的大蝴蝶結解開後,禮服改變成為第二套帶有綠銅色澤的禮服,而服裝細節仔細一看為紐約自由女神像從銅色轉成綠色的變換,透過手工上色、金箔和刺繡工藝將裝飾紐約中央車站天花板的黃道12宮設計到了該件禮服之上,原始輪廓線從美國設計師Charles James取得靈感,Art Deco風格的輪廓線則是映照出紐約地標帝國大廈,以服裝造型致敬紐約建築和藝術。

Blake Lively身穿Atelier Versace高級訂製服出席MET Gala。
Blake Lively Atelier Versace高級訂製服一轉身從銅色轉成綠色,呼應紐約自由女神像指標。
Blake Lively 造型呼應紐約自由女神像指標。

Emma Stone/ 重新詮釋Flappers Girls

許久不見的Emma Stone以一身Louis Vuitton白色洋裝出席,雖然看似簡單卻充滿著許多細節,透明薄紗、亮片點綴、裙襬下的飄逸流蘇以及兩側鈕扣,不但散發著優雅性感的氣質,同時也是在演繹1920年代的時裝文化,剛歷經完第一次世界大戰,社會正朝向戰後經濟繁榮的情景,越來越多女性開始注重起穿衣打扮,那是美好年代中的「Flappers Girls飛來波女郎」,喜愛短裙、爵士樂、勇於表達對社會舊習俗的蔑視,活出真實的自我,享受不受拘束的生活態度,在那個年代正是許多人心中的「鍍金魅力」,Emma Stone 的這件禮服其實也來自她婚禮派對上的洋裝,呼應她愜意從容的故事也在MET Gala穿出了另一種「鍍金魅力」。

Emma Stone身穿Louis Vuitton白色透明薄紗流蘇洋裝,致敬1920年代的 Flappers Girls飛來波女郎,獨特打扮穿出另一種「鍍金年代」。
Emma Stone以造型致敬1920年代的 Flappers Girls飛來波女郎。

Billie Eilis/ 致敬〈Madame Paul Poirson〉

Billie Eilish在「鍍金年代」主題之下選擇了Alessandro Michele設計的 Gucci 訂製象牙色公爵夫人緞面緊身胸衣禮服,搭配綠色蕾絲襯裡和褶皺象牙色半身裙,加上胸前的同色系胸花以及頸鍊裝飾,打造愛德華時期的標誌性裝束,粉彩色調的禮服更讓人聯想到畫家John Singer Sargent的作品〈Madame Paul Poirson〉,而這樣的造型對於19世紀的上層人士來說是一種過度時尚,電動和蒸汽動力織機的創新,讓織物的生產變得更快、更便宜,因此婦女的裙子往往是許多紡織品的組合,如緞子、絲綢、天鵝絨和流蘇,所有的裝飾都有過度的紋理,如蕾絲、蝴蝶結、褶皺和褶邊,同樣呼應到了Billie Eilish所想呈現的富麗堂皇氛圍感。

Billie Eilish穿著Gucci訂製象牙色公爵夫人緞面緊身胸衣禮服,致敬畫家John Singer Sargent的作品〈Madame Paul Poirson〉。
Billie Eilish致敬畫家John Singer Sargent的作品〈Madame Paul Poirson〉。

1880-1890年代 馬甲盛行

而「鍍金年代」指的是美國1880-1890年代,因工業革命產生了新富階級,上流社會的女性穿著華麗的衣著,強調身材曲線的馬甲與魚尾裙設計是當時主要的輪廓,也會有誇張的袖子或披巾等設計,當然這次在紅毯上也看到不少以馬甲為靈感的造型,除了Billie Eilish之外,Gigi Hadid 和Bella Hadid 這對超模姐妹花也是以馬甲為初衷霸氣登場,分別以Versace一襲酒紅色落地鋪棉大衣,內穿硬挺馬甲與緊身褲,和Burberry 黑色皮革馬甲高衩訂製禮服搭配蕾絲絲襪,腳上的珍珠鏈更為整體造型畫龍點睛。

Gigi Hadid身穿Atelier Versace高級訂製服出席MET Gala。

復古浪漫豐厚裙擺

其中「鍍金年代」明顯服裝風格必定是萬年不敗的裙擺澎裙設計,來自18世紀的風韻綿延至今都未停止過,廓形感十足的華麗蓬蓬裙的設計便是最典型的標誌,滿是浪漫纏繞又瀰漫驕奢浮華的年代對今日風尚具有深遠的影響,在現今服裝搭配上仍然有跡可循,而Kendall Jenner與Kylie Jenner也分別以誇張澎裙設計走上MET Gala紅毯,詮釋出復古與現代之間的鍍金年代感,Kendall Jenner身穿PRADA訂製黑色薄紗刺繡上衣,搭配黑色手工褶飾褶飾細節蓬鬆絲緞托擺長裙,搭配黑色緞面涼鞋和黑色亮片皮革三角手拿包。Kylie Jenner則選擇Off-White白色婚紗長裙擺出席,背後的原因其實也是為了向品牌創始人Virgil Abloh 致敬。

Kendall Jenner身穿PRADA訂製黑色薄紗刺繡上衣。
Kylie Jenner以Off-White白色婚紗長裙擺出席,向品牌創始人Virgil Abloh 致敬。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